香港01專訪 – 藝文創意 本地建築師創中式家具品牌 HANC舊智慧新設計串起一頭家

撰文: 麥婉婷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發佈日期:2017-05-13 18:00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最後更新日期:2017-05-15 13:27

  • 說起家具,常被怪責崇洋、拜日,其實很難說不是。

  • 每次要買家具,又追求美觀實用並重,自自然然就會想起北歐或日系家具。

  • 有趣的是,為什麼不會想到中式家具?是因爲那古舊老味,又或是舒適度不足、尺寸不夠貼心?

  • 本地品牌HANC卻改寫了中式家具的刻板印象,還透過家具讓人拆下之間的隔膜,真真正正以家具築起一頭家。

家具的建築感

 

HANC的每一件家具不是建築感很強,就是有一種無以名狀的結構美,留有漢式風格,正正是魏忠漢(Angus)由建築師轉投家具設計並成立HANC的初衷。「從前的人沒有區分什麼是家具,只有大木作、小木作,每件家品建築感也很強。特別是以現在香港的建築生態來說,做家具容易過做建築,又可以保留中國建築美學。」

Angus受設計師前輩趙廣超的影響很深,他自大學時期已開始對中國建築情有獨鍾,甚至連中國藝術和哲學也鑽研。補充一點來說,「趙廣超老師讀西方歷史,但同時研究中國建築,他看事情就總有一種獨特的『浪漫』,並慢慢攻入我的思想。」

Angus所指的浪漫,說的是一種思維,「不要用一個標準模式去看和判斷任何事情」。

他續說:「我們設計的教育其實有一套方式,講求標準化,某程度是為了生產,變相很有系統的在固定的框架和方法去構思設計,按規則做出來的東西便有辦有眼。趙老師就打破了我的觀念,令我明白從很多角度去看這個世界。」

分割才是連結

 

Angus再解說「坐」字,「坐是兩個人的事。不是一個人坐,是兩個人坐。中國人的坐,說的是坐的過程,溝通、情感,像俗語所說『有咩事坐低先講』。我們潛意識有很多這些事,視乎你有沒有想深一層,那個字背後的意義。」

Angus第一件設計的家具,就是建基於一個「坐」字。他兒時老時跟哥哥爭櫈坐,於是十二年前便想起設計一張可分拆的入榫搖搖槓。試想,搖搖槓在正常的狀態,窄一些,兩個細路並排坐玩,分拆開兩個組件,又成兩張木櫈,可以坐低先玩。

合二為一,正常來講,是一加一等如二,但在Angus的眼中,反倒是「0.5加0.5的關係」,呼應「坐」是兩個人的事和古代榫卯的智慧。

 

 

榫卯,在Angus的眼中是「0.5加0.5的關係」,那概念仍令他設計出多款家具。(麥婉婷攝)

矮身櫈的力量

 

延續逆向思維和家具連結人心,Angus設計的《親》仍扭曲了設計規則。《親》由兩張一大一小椅子組成,小的下半身剛好能套入大的下半身。當椅子在一起的時候,只是椅子,但當椅子分開,意義重大。

如果熟悉椅子設計,便會發現《親》的大櫈比平常的矮小,「大人坐低100mm,與小孩平起平坐,放低尊嚴,眼睛對上,溝通便更親近了。」

 

還未夠,可不可以是小孩坐大的,成人坐小的?

 

另外,Angus設計了一張特有的《女官帽椅 》給他母親。

縱然有人說中式家具都不是讓人坐,尺寸大,又太硬,但Angus卻證明了,中式家具其實可以也可以很人性化。「正常一般的玫瑰椅、官帽櫈很大張,因為坐起來有氣勢,仍可以掛起官服,而『女官帽椅』本是為我媽媽而做,參考了她的身體尺寸製做,老人家其實不能坐梳化,坐的時候需要靠背承托。」

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Angus參照官帽椅的原型,特意按媽媽的比例設計了「女官帽椅 」給她。(麥婉婷攝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「即使是媽媽有一日百年歸老,也不會掉這張櫈,作為兒子,坐在媽媽從前的櫈,會感覺得到她的存在。實木家具就是可以傳承下去,連結一個家。」

Angus構思出像門又像窗的小格形成屏風的內部版塊,可讓人互動,並寄寓屏風有分隔且融合空間的意思。(HANC)

Angus自大學時期受趙廣超影響,也醉心研究中國建築。《小斗拱》是他的嘗試拆解斗拱結構而製成的擺設。(麥婉婷攝)

為推廣中式家具,Angus一直也有舉行工作坊讓人認識東方家具美學。(HANC)

LINK:  https://www.hk01.com/藝文創意/90553/本地建築師創中式家具品牌-HANC舊智慧新設計串起一頭家